首页 >汽车

6年知乎路这间慢公司从未与创新结缘

2019-05-15 07:09:20 | 来源: 汽车

2009年,Quora在硅谷低调上线,创立了全球个SNS问答站。

2010年,知乎CEO依Quora的葫芦在中国画了个瓢,名曰知乎。跟Quora一样,早期的知乎也采取邀请制以保证平台的内容质量。往后的3年,知乎一直在沉淀优良内容并优化内容展现情势,直到2013年才正式对外开放注册。

在急速发展的互联时代,知乎是一家不折不扣的慢公司,它似乎希望保持一个内容精致的小清新品格。没有一家公司类似知乎一样能引起这么多互联人的担忧,自从2011年取得创新工场的投资后,整整五年似乎全部圈子都在为它如何盈利出谋划策。在2016年之前,知乎做了产品上的尝试,做了两次内容产品的尝试,一个是知乎,一个是读读。

然而,除了投资方之一是创新工场外,知乎从创立之初似乎从来都与创新无缘。

知乎

2012年,腾讯客户端与今日头条分别上线,引燃了客户端的争夺战。

聪明如知乎,一年之后的知乎也推出了一款类客户端产品知乎。

早期的知乎可以说就是知乎的浓缩版,通过人肉算法挑选一些较为优良的答案放入知乎,大大减少了用户寻找优良问题的时间。

移动端的长篇输入体验难以媲美PC端,会导致内容由知识分享转换为体验分享。现在知乎的两大标准发问格式就是XXX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以及怎样评价XXX,活脱脱一个移动版的天涯论坛。在2.0的版本中开始从全中引入优质内容,有类似《人物》、《外滩画报》这种优质深度杂志内容外也有部分优质个人专栏。

在3.0的的版本中更是引入了社区的概念,增加了用户资料、头像、点评语这些社交的概念,把用户当成肉筛希望做成内容平台。

就是完全想做客户端,换个姿势杀入这一片红海之中。

不过根据TrustData的数据显示,知乎在这个领域简直完败。腾讯和今天头条牢牢地占据这个领域的前两位,背靠着知乎海量用户的知乎仅仅名列14,市场份额0.19%。

知乎不但在市场份额上完美落败,更可怕的是知乎甚至与知乎产生了一点左右互搏的意思。的移动端的用户也会更偏向与内容消费而不是内容生产,知乎小巧的内容运营团队一定压力甚大。

读读

坚韧如知乎,虽然知乎的市场竞争中落败且精选模式对运营资源消耗过大,但知乎在2015年又推出了另外一款资讯端产品读读。

按照知乎官方的说法,读读是知乎的升级版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知乎在战略上已被遗弃了。

每个能接受到的信息是有限的,因此如何更高效获取自己感兴趣的信息成了重要的事。一样是技术背景,知乎CEO周源与本日头条CEO张一鸣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。本日头条依靠算法做内容推荐,而读读希望依托每个人的阅读的兴趣与口味做肉筛,完成内容信息的结构化。

有人说这是一场机器算法与集体智慧的大对决。猛然听上去可能真有这么点意思,不过这背后的隐忧就是机器算法的能力可能还未被利用到十分之一,而肉筛效率却已然见到了瓶颈。

早的肉筛个性化推荐的理念始于RSS订阅,而在现在更为常见的形态则是的定阅号,而读读的理念便像是把订阅号做成了一个独立的产品。喜欢谁我就相信谁,所以我就会关注谁。

腾讯在2015年曾经公布过一组数据,订阅号的文章浏览量大致20%通过直接浏览点开,而80%是通过朋友圈分享而打开,这似乎为肉筛的可行性提供了一些数据支撑,说明肉筛的推荐的确是靠谱的。

创业这事,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对标产品,它的每个一级菜单按钮几近都对应着一个十亿级别的市场,跟订阅号抢生意无异于虎口拔牙。之特殊性就在于其熟人的关系链以及超高的打开频率。而在读读的生态中,我凭什么要相信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的推荐呢,在朋友圈这个强大肉筛下,仿佛很难有理由再需要一个额外的产品。

读读的市场份额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,完全无法找到市场份额的数据。刚看了一下,在IOS分类中名列117,排在于万州和掌中九江之后。

值乎

不过这都没关系,2015年9月,坐拥3000万用户知乎完成了腾讯、搜狗领投的C轮融资,投后估值3亿美金。在知乎内容日益水化的今天,买几个知乎营销账号很容易,随手淘宝一下2毛5一个包点赞。

在接受了腾讯和搜狗的天价投资以后,知乎一方面对变现的需求来得更加迫切,但另一方面也走的十分谨慎。在魏则西时间后,知乎对有可能参与洗白百度的大V号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彻底封杀。对处理一些证据并不确实的事情而言,如此强的铁腕手段实属罕见。

知乎没有办法提供给那些伴随着知乎成长的大V一些变现的机会,一刀砍下去,有阅读消费者拍手衬称快,但是更是加速了大V的外流速度。

愚人节的知乎,推出了款看上去有那么点商业化意思得产品,叫值乎。

周源为了这个产品还专门拍了一个视频广告。在视频中周源露出了对外界质疑的不屑,不就是赚钱这点小事么,那我现在就顺便憋一个给你看看。

月流水20亿当然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到目前为止值乎钱的冯大辉近两个月一共才收入了8000多元,周源自己排第二,收入3000多。不过值乎的确火了,愚人节当天在互联圈人的朋友圈中刷满了一朋友圈。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大家对值乎的兴趣只有一天。百度指数反映的数据也的确如此,从当天到达热段算起,仅仅了第二天就降低了80%,3天之后完全销声匿迹。

知乎事后接受采访时候说,知乎产品是他们内部黑客大赛的产品,是他们的内部创意大赛的产品。

对于这个说法,真是值得送知乎一个大写的呵呵。

早在今年2月份,土豆的元老级人物Aether Wu就曾在一个叫做大弓的公众账号上曾经做过一个叫做快消息的产品,都是通过隐藏一部分文字信息然后对剩余部分付费才可见。

是否是跟版本的值乎如出一辙?(左图为大弓,右图为值乎)

随后大弓在4月份右做出了新功能大弓有答,与值乎刮刮卡模式不通的是,这是一分付费请人回答问题的模式。

很快,值乎5月13号的版本也马上直接跟进了。(左图为大弓,右图为值乎)

又是一次像素级的模仿,其实这倒也没什么,产品相互学习鉴戒都是特别正常的事情,只是拿它硬说是自己内部创意大赛的从面子上看的确不太合适。一批互联圈内的大V对此也颇为不屑,一时间,两张大弓竟被知乎抄了、大弓又被知乎抄了的图在圈内流传甚广。虽然也有前极客公园CEO阿禅在朋友圈中呼吁媒体应当对此关注,但是大弓几乎只由Aether一个人运作开发,因此并没引起外界的关注。

学着他人的步伐,知乎找到了自己的路子。

知乎Live

如果把值乎当成是知乎愚人节玩票行动与内容变现试水,那么周源在盐Club3周年的演讲时发布的知乎Live就是知乎完全的拳头级产品,这个产品被外界给予了知乎变现的所有期待。简单的来说,轻课就是线上的云沙龙、群分享,把之前运营起来比较麻烦的群分享搬进了知乎里面。

当然,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,有一个叫做轻课的创业公司早就做过这类群分享的尝试。

(左图为轻课,右图为知乎live)

一人支摊众人买票入场,合情合理。知乎利用手上现有的自由流量以及大V资源,做这个事情还是有先天优势的,也许前面创业者没有成功的领域能被知乎做起来吧。

知乎仿佛过了做这件事情的窗口期,各路大V由于成名后没法在知乎平台上成功变现,在微博兴起之后纷纷外迁,很多都已找到很好的变现渠道,通过一个群分享就能把他们拉回来?有难度。

除了大V出逃以外,群分享对主讲人的能力有着非常高的要求,绝不是抖个机灵、讲个段子就能吸引掌声。对话题内容的挑选、对演讲节奏的控制都是非常需要技巧的,若没有系统的进行过训练,这些野生大V的授课能力是值得怀疑的。

群分享课的市场有多大?如果把知乎目前前1000个大V拉出来看看他们各自话题种别和本身的职业属性。我对这个市场的规模是存疑的。这样的授课也带着很强的粉丝经济属性,不是每一个V都能找到合适分享的话题,也不是没一个V都能把人员给招募齐。

亦步亦趋,知乎战略正在腾讯化

与文创艺术类不一样,科技技术的发展总是一个版本迭代着另一个版本进行,后人是在前人的肩膀上多向上探一点。适当的竞争对创新是有益的,因此,我不太想说知乎是一个惯偷或者习惯性剽窃者。

但是无可否认,知乎的的每一步探索都是借鉴了其他公司的许多经验,非常不愿意承担试错的风险。这个战略非常类似与2006年前后腾讯的策略:我不主动出击,等你探索的差不多了,我再谋定而后动,依靠强大的自有流量迅速霸占该细分领域的前3坐席。

知乎似乎感觉自己有这个底气,要不然不会在新产品开拓的工作中步履如此之慢。但事实上知乎不是腾讯,完全没有与之媲美的流量入口,今天的知乎只是一个优化版本的天涯罢了。

知乎、读读、值乎纷纷折戟,知乎live内测近一个月仍未放出,前景堪忧。知乎接受腾讯融资后学习了腾讯早年的防御型战略。而这种邯郸学步的产品思路,也正是大家为知乎痛心疾首的根本原因吧。

成立6年,知乎没有走上创新的道路;下一个6年后,我还能找到你么?

怎么样治疗宫颈炎
怎么治疗好盆腔炎
经期不准吃什么药

猜你喜欢